• Java工程师
  • Python工程师
  • 大数据开发工程师
  • 软件测试工程师
  • Web前端工程师
  • 安卓工程师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有一双布鞋

2018年01月27日 14:37供稿中心:兆隆教育

摘要: 九月,一个特殊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有一双布鞋,那是我新学期的礼物。 脑海中还是可以浮现奶奶戴着自己的老花镜在院子里面的那棵大槐树下面,一针一针的摁着鞋底。旁边躺着家里的阿黄,树上的麻雀还是唧唧咋咋,院子里面的小鸡追着跑着,时而在奶奶
九月,一个特殊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有一双布鞋,那是我新学期的礼物。
脑海中还是可以浮现奶奶戴着自己的老花镜在院子里面的那棵大槐树下面,一针一针的摁着鞋底。旁边躺着家里的阿黄,树上的麻雀还是唧唧咋咋,院子里面的小鸡追着跑着,时而在奶奶的周围转转,这时候的奶奶总是把老花镜往上扶扶,放下自己手里面的活,看看是不是我念书回家了。
每次想着那个画面总是不禁的流出泪来,念书的时候自己也是很尽力的,踏踏实实的学习,就是为了以后可以穿上穿上皮鞋,不再让奶奶那么辛苦的做鞋,感觉自己的孙子也是非常有出息的孩子。
从小学到初中,都是班级里面的好孩子,可是往往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高中的课程一下子变的让自己感觉学习起来也是比较吃力的,努力的学习,可是学习成绩还是上不去,每次看见奶奶那深邃的眼睛,自己总是充满着愧疚,总是躲在家里的老槐树下落泪。
成绩出来了,看着自己那300多分的成绩,伤心的把成绩单撕得粉碎。这个成绩只能上民办的三本,本来家庭就是一般的收入,如果念完大学,什么学不到怎么办?最后自己为自己选择了两条路,一条是复读,一条是学一门技术,看着自己手里的招生简章,不知道自己准备学什么呢?
其实自己也是想找一个技能+学历双丰收的学校,不想自己在毕业的时候在学历上面吃亏,当时无意看见兆隆教育软件学院,当时是因为学校的名字让我想起很多的孩子梦寐以求的大学,现在想想也是这个缘故,我现在已经实现自己穿着皮鞋的梦想。
回忆起自己在学校学习的那些日子,也有很多的欢笑和泪水,我们一起做项目,有时候为一个问题的制作也是会争得面红耳赤,每当自己学完一个模块都是会有那种自豪感,现在我已经很成功的入职一家IT企业里面,担任项目经理,回想在兆隆的点点滴滴还是那么的清晰。
很多的人会想,穿着皮鞋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只是感觉我可以让奶奶不在那么的辛苦,他给我做的布鞋我现在还在柜子里面,每次看着那一双双温热的布鞋,我能感觉那丝丝的暖意,每次回家仍然可以看见奶奶站在大槐树下,拄着拐杖加上自己的那双小脚,很形象的阐释的是那个时代的封建社会的落后。
现在回家我总是把自己挣的工资给她,可她总是舍不得花,给我攒着,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做布鞋却是她不改的习惯,皮鞋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却是改变我自己的命运,不在让我感觉当初没有考上大学的那种愧疚感。
喜欢布鞋只为他那种浓浓的爱意,也是自己从此感觉不在落后于人的标志,这也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学历+技能的学校并比一些本科大学差。
陕ICP备11012603号 Copyright  ©  2001-2018隶属于西安兆隆计算机培训学校版权所有